探访厦门同性恋酒吧(二):身体狂欢处or心灵避风坞?

探访厦门同性恋酒吧(二):身体狂欢处or心灵避风坞?
   再次进入明发广场,依旧有一种恍惚感,这种恍惚感一方面来自于这座夜生活迷宫的店铺庞杂和道路难辨,另一方面,则来自这里众多光怪陆离景象的铺天盖地和纷呈叠出。

就同性恋酒吧而言,每多采访一个酒吧老板,就会触碰到一段十分不同的生命历程,每多到一家酒吧,就能看到更多众生相,关于明发同性恋酒吧的认知也会更新和修正。

到目前为止,明发广场仍在营业的同性恋酒吧一共有8家,其中假日、猎人、君尚、基地、后末(HOMO)是Gay吧,而堂口、419CLUB、出柜则是拉拉吧。而在明发广场之外,厦门只有浓情酒吧1家Gay吧仍在营业。

明发广场同性恋酒吧地图

探访厦门同性恋酒吧(二):身体狂欢处or心灵避风坞?

地图制作by木木

1、堂口酒吧 纯拉拉吧  2、假日酒吧 Gay吧 

3、猎人酒吧  Gay吧  4、君尚酒吧  Gay吧 

5、419CLUB 拉拉吧  6、出柜酒吧 拉拉吧 

7、基地酒吧 Gay吧   8、后末酒吧 Gay吧

这一次,笔者分别探访了Gay吧君尚和拉拉吧堂口,两个酒吧的老板子非和乐乐刚好在“形式婚姻”这个话题上有交集,又有着各自不同的观点和处理方式。

君尚酒吧子非:

“我现在处于形婚之中,儿子刚过一百天”

堂口的工作人员毛毛带我穿越明发广场中区的夜宵摊、拉客的酒吧仔、卖花的小女孩、无数小龙虾的残骸,在广场北部沿着下沉台阶缓缓而下就到了君尚酒吧,我们在酒吧入口廊道里见到了夏天。夏天是君尚酒吧的两个合伙人之一。

夏天穿着一件白衬衫,面相有点像体操奥运冠军杨威,我们面对面坐在酒吧门口的小圆桌上,在我跟他说明来意时,他脸上一直挂着尴尬的微笑。等我开始向夏天发问,他开始吞吞吐吐地说了几句,谈话对他来说显然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不到一分钟后他就在面前挥了挥手:“哎呀,我不会说,还是让另一个合伙人跟你讲吧!”随后,夏天发了条微信,我安静地等了片刻,一个朴实的平头男子从酒吧里走了出来,夏天对我说:“就是他,让他跟你讲吧。”这个男子是子非。

子非是浙江湖州人,70后,他称自己是一个很保守的人,一直到27岁才明确自己的同性恋身份。19岁之前,子非的日子过得无忧无虑,可是在19到27岁之间他的生活过得很煎熬。那时候,子非周围的朋友都在谈论关于女人的话题,比如说哪个女孩子长得很好看,谁谁谁勾搭上哪个女孩子等等,但是,子非对这样的话题完全不感兴趣,朋友们在谈论时,他在旁边就像是一个局外人

时间一年一年很快过去,身边朋友结婚的结婚,生小孩的生小孩,子非的父母对子非的催婚也开始越来越急。在这期间,他曾经跟两个女孩子谈过恋爱,甚至都到了送聘礼准备要订婚的地步,但是到后来都没有成。“第一是真的不喜欢,第二是觉得愧对人家女孩子,这样子可能会害了人家一辈子。我的第二个女朋友是上海人,我们都已经同床共枕了我却根本没有碰她,她当时可能觉得我蛮正人君子的。她家住在17楼,有一次我们去买菜,在电梯里她跟我说,我觉得我们跟其他的恋人不太一样。后来我回到家,想想还是算了,就对她说,我们就这样吧,我们就分手了。到现在我们还有联系,但是她还不知道我是个Gay。”子非说。

 

尽管自己有很多跟普通男性不尽相同的特征,但是,子非并不愿意相信自己是同性恋,在这期间他到处求证。有一次,子非在网上做了一个题目为“测了之后,你就知道自己是不是同性恋”的测试,他从头到尾地按照测试里的题目一道一道地回答,做到最后一题的时候,有一句话蹦出来了:“如果你从头到尾把这个测试里的题目做完,那就不用纠结了,你就是同性恋。”“现在想来也觉得好笑,我还那么认真一题一题地做,结果人家说,你就是同性恋。从那时候开始我明确地知道了我是谁。”子非说。那是2004年。

也是在那一年,子非在网易163的同城聊天室,找到了一个名为“同志,你好!”的房间,他取名为“浙江小伙”,用这个马甲,子非在这个聊天室里分别认识了一个北京网友和山东网友。子非和网友之间的聊天让他觉得特别放松,他第一次发现世界上还有跟自己一样的人,于是,他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和网友煲电话粥。在心里压抑了二十多年,终于在和网友的聊天中得到了释放。“整个人是放空的,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从此,子非进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在湖州老家的一次酒局上认识了一位非常俊俏的小伙子,那是他的第一位同性伴侣。

 

探访厦门同性恋酒吧(二):身体狂欢处or心灵避风坞?

探访厦门同性恋酒吧(二):身体狂欢处or心灵避风坞?

然而,来自父母的压力一直挥之不去,一直以来性格隐忍的子非并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他想找个拉拉来进行形式婚姻,为父母编织一个善意的谎言。2014年,拉拉茉莉主动找到他提出要形婚。婚后,子非想要个小孩,茉莉并不想,子非也没有强求,虽然处于婚姻之中,两人各自都有伴侣,两人之间的交流也很少。去年,茉莉主动提出想要孩子,子非回去了一趟湖州,不久茉莉就怀孕了。子非拿出手机,给我看他儿子的照片,“他刚刚过一百天,那个拉拉每天都在发我儿子的照片,我把照片存在我手机里,每天看着也挺高兴的。”“我们可能会一直维持这样的一种关系,我们双方的父母都不知道我们是同性恋。”

我问子非,如果儿子长大以后问他,关于父母之间的关系,他会怎么回答。子非说,现在自己都不去想这个问题,现在社会已经这么开放,去年在台湾同性婚姻都已经获得法律认可,再过十几年,也许这就都不是什么问题了。“我和茉莉之间,除了没有性生活,其他方面的相处都还可以,我们还是可以成为老来伴的。”

 

子非和夏天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一众朋友经常泡吧,后来夏天突发奇想想要尝试开一家酒吧。2015年,应夏天的邀请,子非来到厦门和夏天一起合伙开了君尚酒吧。当时明发广场生意最好的Gay吧是朝晖开的壮村酒吧,君尚酒吧开了以后,壮村酒吧的生意淡了不少。

“一开始那两个月,我们这里也没什么人,到后面就慢慢有很多人过这边来了。其实每个酒吧的项目都差不多,你请Go-Go演员来跳舞我也可以请,你有驻场歌手我也可以有,大家主要是看经营者的真诚和彼此交流时的融洽。”子非说。“在这个圈子里,大家本来就都不容易,也就没必要搞什么抢客人的,到后面,老板和顾客之间都成为了朋友。

“做酒吧以来,这里有来自天南海北的朋友,有的经过厦门一定要来坐一坐,自己也觉得挺有成就感的。甚至有的顾客说,他是在飞机上碰到了一个朋友,经过那个朋友的介绍他才知道君尚的。到现在,我还不知道那个热心的朋友是谁。”

 

Gay和拉拉之间永远是个谜,都不喜欢互相理睬对方。壮村酒吧流失了一些Gay顾客,却涌进了更多的拉拉顾客,因为Gay和拉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到后来Gay反而不太喜欢再去壮村,再加上房东涨租,2017年,老板朝晖把壮村关了。因为君尚的到来,对壮村的最后闭店起了间接的作用,所以,两家酒吧老板的内心多少有点疙瘩。

由于对同性恋酒吧的热爱和不舍,2018年朝晖再次回到明发,开了后末酒吧,设备进行了全面升级。几天前,子非请来他的老乡——猎人酒吧的老板陈飞,为君尚进行灯光音响的全面升级,竣工那天,朝晖带着自己酒吧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君尚,和子非举杯共饮。

前两天早晨,子非在自己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看一晚,睡不着。”附带一张图片,我点进去,图片上的标题是“离婚时男方如何争取抚养权”。

堂口酒吧乐乐:

“我是不大赞成形婚的,我觉得是应该坦诚。”

乐乐是堂口酒吧的老板,很多人都叫她乐乐姐,其实她并不大,今年也才30岁而已。乐乐不施粉黛,穿着一件灰色的T恤和一条白色球裤,脚上是一双白色球鞋。

我们在堂口酒吧的门口聊天,堂口酒吧门口左侧有一个四层的笼子,里面关着不知道是顾客还是酒吧里的几只猫。在我们交谈的时候,有一只白色的小狗在我们脚底钻来钻去,它是乐乐的宠物,名字叫小乐

 

十二岁,乐乐就确定了自己的性取向,她对男孩子提不起任何兴趣,她可以跟男生像哥们一样交往,小时候玩弹珠,玩玩具车,但是只有看到女孩子才会有那种心动的感觉。十七八岁,她想要进一步明确,因此开始跟男生有交往,但是,她发现一旦到了准备有亲密行为的时候自己就会本能地排斥

乐乐喜欢跳舞,大学放暑假时到舞蹈工作室参加舞蹈培训,认识了舞蹈老师Mary,两个人目光交汇之后,再经过几天里舞蹈时身体之间的频密接触,两人陷入了爱河。那是乐乐的第一段拉拉感情。

 

2008年,乐乐的伴侣是一个来自东北的娘T②花花,也因为花花的原因乐乐认识了朋友绿子,和花花分手之后,乐乐和绿子之间也失去了联系。2010年,绿子通过QQ联系上了乐乐,这时候的绿子在厦门开了一家会所,乐乐则在酒吧里当驻场舞者。

绿子有很多拉拉朋友,大家经常聚集在一块,乐乐几乎每次都参与其中,她们在会所谈天说地,完了之后还一起到各种酒吧、KTV玩耍,持续了整整两个月,几乎每一两天就会相聚一次。

此后,乐乐和绿子开始探讨,能不能开一家拉拉酒吧,把厦门的所有拉拉都聚集到一块来,在自己玩的同时也带动大家一起玩,既能认识更多朋友,又能赚钱,事情就这么开始了。经过一番张罗,堂口酒吧在一个小区里开业,这是厦门第一家拉拉吧,乐乐利用自己在酒吧驻场跳舞积攒下来的经验,用心地经营着堂口酒吧。

 

 

从此以后,身处厦门的拉拉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圈子的酒吧,大家聚集在堂口谈天说地,互相分享情感问题。2012年,小区里的业主涨租,堂口搬到了明发,堂口开业至今已经8年,有一群拉拉朋友,每个星期都会到堂口来放松,久而久之她们和乐乐都成了朋友,圈子里也形成了一种“堂口情怀”,“有一次我在酒吧里泡茶,在国庆期间,有一个客人跟我说,我见过你,我跟我女朋友就是在堂口认识的,每一年的这一天我们都会回到堂口来。像这样的客人还有好几对。”乐乐说。

“还有的顾客突然消失几个月或者一年多了,然后也会突然间出现,联系到我,我说怎么消失了,有的说是去形婚了。有的因为各种原因失恋了,她会来到堂口诉苦,我们会开导她,劝她去把女朋友哄回来,当然有些情节比较严重、实在不合适的我们也会劝分。”

由于Gay和拉拉之间不同的特点,Gay吧和拉拉吧也呈现出十分不同的特点,相对来说,男性是更倾向于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在Gay吧,极富挑逗性的Go Go表演是贯穿每个星期的常设节目,而在拉拉吧,Go Go表演相对来说是小概率的事件,只有驻唱歌手是常设的。

“酒吧有很多种,我们把堂口定义为非传统的女性酒吧,我们关注更多的是思考、理解、陪伴和挑战现今社会中女性的情感生活。不管你对自己的性别认同是Girl\Woman\Lady,还是 Tomboy,抑或是H或者BI?也不管你的心仪对象是直男直女Gay\Les?情感问题永远是女人一生最大的难题。堂口期待更多的女性朋友能够真正地从内心探索自己,了解自己,冲破社会各界对自己的束缚。”

 

 

这样的理念,乐乐是从自己的亲身体会中总结得出的。乐乐家在翔安,自从大学跳舞时认识了Mary之后,都是带着女生回家,从来没有带过男生,父母当然不能接受。在闽南地区人们的传统观念里,只有儿女成家了,父母才觉得自己的完成责任了。此外,乐乐从小跟奶奶长大,父母亲在她小时候很忙,并没有多少亲近的时间,对于乐乐,父母亲心里多少有点亏欠感,甚至觉得乐乐之所以是一个拉拉,是因为他们关心不够导致的

在爸妈面前,乐乐称花花为姐姐,她和花花每天都在一起,形影不离。有一年,乐乐的外公去世,母亲心情不好,她对乐乐说,如果你一直和姐姐整天在一起的话,你就根本没有办法找男朋友,乐乐说,她本来就没有打算要找男朋友,因为她本来就跟花花很好。从那一刻开始,乐乐向父母明确了自己鲜明的立场。

为了让父母能理解自己,乐乐一直在用心地铺路,她给父母讲述了很多关于拉拉圈子的的知识。“我会举例,比如说,我跟花花在一起五年多,到后面分手了,我也会跟他们讲我为什么会跟她分手,花花是形婚的,我说她去形婚,男方自己花钱请客,女方也自己花钱请客,互相配合来演戏。我说,我自己去花钱,让所有亲朋好友过来吃个饭,仅仅是为了让大家看一场注定会被戳破的假戏,我有必要这样子做吗?

 

 

乐乐是不大赞成形婚的,“我觉得是应该坦诚,特别是父母亲,如果最亲的亲人都欺骗,那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欺骗?我是比较介意欺骗最亲的亲人。

根据乐乐对于拉拉群体的观察,对于形式婚姻这件事,70、80后和90后有着不太一样的态度,迫于社会和家庭的压力,70、80后有很多选择了形式婚姻来掩饰自己的拉拉身份,而90后拉拉选择出柜的比例则多得多,可能因为他们的父母比较年轻,周边朋友也有同性恋人群,见得多了思想也就相对开化。

乐乐的父母显然属于思想比较传统的那一类父母,因此他们依旧不死心,平常打电话经常会拐弯抹角地提醒乐乐找男朋友、结婚的事情,特别是碰到亲戚总有人办喜事的时候。对于父母来说,这是一种关心,对于乐乐来说这是一种逐渐禁锢自己的压力。

 

压力之下,乐乐终于忍不住爆发了。2014年9月份,恰逢乐乐家“封建日”③请客,就在亲戚朋友觥筹交错,闲话家长里短之间,因为当天乐乐和弟弟之间有摩擦,她再也忍不住,在酒席上噼里啪啦地憋在心底多年的话全都说了出来,大吵一架过后,饭也不吃,她就回到厦门岛内。第二天,乐乐的父亲挑选了很多乐乐小时候爱吃的东西,送到岛内来给乐乐。厦门和翔安之间距离很近,而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乐乐才回家一两次。即使是偶尔回家,在家里呆的时间也不会很长。一年后,父母亲打来电话,说让乐乐回家住,带上她的姐姐一起。

多年以后,再回忆起这些往事,乐乐依旧心绪难平,不是悲不是喜,大概是一种五味杂陈的感觉。乐乐在拉拉圈里有着很好的号召力,去年她在福州开了堂口的福州分店,第一天来了一百多个人,那是福州的第一家拉拉酒吧。近两年在明发相继开业的拉拉吧——419CLUB和出柜酒吧,酒吧经营者也都是曾经在堂口玩过之后出去开的酒吧。

 

乐乐还和GAY吧老板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我们在堂口门口的黑色桌椅上聊完天之后,她给假日酒吧的老板老丁打了个电话,然后,带我去找老丁。老丁看上去五六十岁的样子,他戴着粗大的金戒指和金项链,手里叼着香烟,他热情地把我们迎进假日酒吧,假日酒吧是一个唱K为主的酒吧,酒吧里的客人可以点歌,对着场地中央的大屏幕来唱。我们坐在高脚凳上,喝着老丁拿来的啤酒,乐乐跟熟人一一打着招呼,然后她对我说,她突然觉得好紧张,因为她看到花花形婚丈夫了,花花已经形婚了8年。

老丁打着电话招呼着来客,我趁着间隙跟他提出采访要求,他说,浓情酒吧就是他和宋平一起合伙开的,后来他又在明发开了天毅酒吧,然后,喝得半醉的老丁又去忙活了。他是厦门第一代同性恋酒吧创业者,如果有机会,我很想听他讲一下他们那一辈人的故事。

在准备离开的时候,乐乐和花花的形婚丈夫在酒吧门口握着手聊了很久,后来,她跟我说,人生真的像是一场戏剧,晚上碰到了花花的形婚丈夫,而下午的时候她刚刚见了花花,她们之间已经有几年没见了。

厦门同性恋酒吧年表

乡村列车酒吧 Gay吧

地址:思明区大学路176号干休所2楼

2000年左右开业

2013年闭店

浓情酒吧 Gay吧

地址:思明区大同路上接近轮渡方向第一条巷子里

2000年左右开业

目前仍在营业

天毅酒吧  Gay吧

2008年开业

2013年已闭店

地址:明发商业广场

堂口酒吧 纯拉拉吧

2010年开业

目前仍在营业

地址:明发商业广场中区333号,目前在福州开有分店

假日酒吧 Gay吧

2010年开业

目前仍在营业

地址:明发商业广场南区256号

壮村酒吧 Gay吧

2010年开业

2017年闭店

地址:明发商业广场南区

猎人酒吧  Gay吧熊吧

2012年开业

目前仍在营业

地址:明发商业广场金砖音皇KTV旁农行老金逸影城电梯负一楼

君尚酒吧  Gay吧

2015年开业

目前仍在营业

地址:明发商业广场老牛鞋料批发旁

出柜酒吧 拉拉吧

2016年底开业

目前仍在营业

地址:明发商业广场中区185号

419CLUB 拉拉吧

2017年开业

目前仍在营业

地址:明发商业广场西区2层

基地酒吧 Gay吧

2016年底开业

目前仍在营业

地址:明发商业广场百安居对面韩正苑旁扶梯下到负一楼

后末酒吧 Gay吧

2018年4月开业

目前仍在营业

地址:明发商业广场莲前西路大门口进去左手边阿猛龙虾后面扶梯下去负一楼 HOMO CLUB 

 

如有错漏,请知情者补充或指正。

文末注释:

形式婚姻,就是婚姻只有形式,无实质内容。表面上是个由一男一女组成的正常家庭,实际,“夫妻”双方在生理和人格上保持独立。又称互助婚姻,是指为了某种目的而与另一人进行婚礼或法律上的结婚手续,但实际上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身份,而无实质内容。例如一些人为了办移民,到外地工作,从事地下工作,或者一个男同性恋者和一个女同性恋者组建家庭等,都属于形式婚姻。

T就是英文“Tomboy”的缩写,是les中打扮或性格偏男性化一点的一方。 P就是"Pretty girl"的缩写,les中打扮或性格偏女性化一点的一方。T和P是相对的,没有谁是绝对的T或P,所以判断自己是T还是P要看双方相处的具体感觉,谁能在心理上压倒对方,谁就是T。 不分就是不分TP,(也称H)即自己也无法决定自己是T还是P,所以才叫“不分”。一般还没对象的les都可以说自己是“不分”。Bi指女同中的双性恋。

封建日即“佛祖诞辰日”“佛生日”,菩萨诞辰日称“普度日”。福建闽南民间传统节日,闽南语叫“闹热”。闽南的农村过“封建日”,个别地方多达十几个。例如:农历三月十二日;农历四月二十六;农历八月初十;农历九月十六;农历九月二十八日等等。 “封建日”,祭拜各路神灵,游街,演社戏等,家家准备丰盛的菜肴。前些年,官方禁止废除了封建日,但个别地方将“封建日”改为“民俗日”“风俗日”等。

④文中茉莉、绿子、花花均为化名。

  本周互动话题    

你怎么看待形式婚姻?

 你赞成形式婚姻吗?或者你有关于形式婚姻的其他观点,都可以在文末留言。

 如果本文留言踊跃,下周会推出Go-Go演员专访文,同时,欢迎知情的朋友提供线索。